“我杀了女友用她脑子炖汤味道很好,前几天带汤到公园给大家喝了哦”

悬疑志  悬疑志     2020-05-23      0

首页 > 头条

上世纪80年代,某男子杀害了女友,把人做成了食物,还到处吹嘘他的罪行。起初,朋友们都不相信,还以为是疯话,谁知道男子说的都是真的……


作者:朱明川

现火热征稿中,投稿请加悬疑志作者扣群:873172589,备注投稿


人们对于夸张的说辞都不愿意相信,第一想法总是觉得你是编的吧,不管中外都是一样,在国外别人还会说你是attention whore。


很多年前,译者第一次露营就遇到了熊,幸好同伴将车子停在营地旁,我们还有机会跑进车子里,但回来一说,同样是没人相信,只有我和同伴知道那是真的。


今天的案子也差不多,只是更加恐怖,因为凶手说了很久的实话,一直没人相信……


丹尼尔

本案的主人公叫丹尼尔·拉科维茨(Daniel Rakowitz),他于1960年出生在美国得州的罗克波特小镇,父亲是副警长。


从小,丹尼尔的精神状况就不是很好,儿童时期曾看过多次精神科医师。


众所周知,这种病向来不好根治,所以丹尼尔的精神总是时好时坏,每次发病时,还会伴有暴力行为。


总之,丹尼尔在家乡住了25年,到了1985年,他就离开了得州,来到了纽约的东村。


丹尼尔

在这里,译者说个有关本案的历史背景——上世纪80年代末,全球金融危机造成通货膨胀,工作机会减少,不少中下阶层一下子就变成了赤贫人口。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削减了住房补贴,很多人住不起公寓了,时任的科赫市长就提出了一句很著名的解决方案:“如果你住不起就搬走。”(If You Cannot Afford To Live Here, Move.)


正是如此,到了80年代末,位于纽约东村的汤普金斯广场公园就变成了“帐篷城”,当中住的都是无家可归的人。


丹尼尔和无家可归的人 他手里抱着公鸡

且说,丹尼尔来到纽约后,他就在这个广场里向人兜售大麻、冰毒。这时,他已经没有家长的约束了,行为诡异的他不只卖毒品,身上还会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他肩膀上会放一只宠物公鸡,或者塞到他的背包里。


对在公园里的常客来说,丹尼尔最奇怪的是经常会讲些疯话,有人就回忆他这么说过:“我是新的神,我会领导撒旦教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将成为最年轻的美国总统。”


也许是疯话说多了,大家都以为那是丹尼尔吸毒吸嗨了,没有人当他是一回事,随便他怎么说。


丹尼尔

1989年8月,丹尼尔来到纽约已经四年了,虽然他有个洗碗工的工作,但他仍没有自己的住所,每天都睡在朋友家的沙发上。


这样的人本来是没人喜欢的,不过有个从瑞士来的26岁女舞者对他印象还可以,她刚租下了一个公寓就让丹尼尔住了进去,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情侣。


据悉,这名女舞者叫莫妮卡·比勒(Monika Beerle),她来美国是为了学习,可学费太贵了,为了挣钱,她平时就会去一家跳舞俱乐部当舞女。


本来,莫妮卡是好心让丹尼尔住进来,谁知道过了16天,她就失踪了,学校和俱乐部的人都没有再见过人了。


莫妮卡

与此同时,丹尼尔开始在公园里说:“我杀了女友,用她的脑子炖汤,味道非常好。”


在说这些话之前,丹尼尔还准备了一些汤,拿去给公园里无家可归的人喝,大家确实觉得味道不错,可是没人想过,丹尼尔并不是在说胡话。


看到大家不相信,丹尼尔非常生气,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杀了人,他还说了许多谋杀细节,如砍掉了女友的头,切下肉当食物等等。


凡事总有例外,有的人听多了觉得不一定是假的,然后就报了警。1989年9月14日,丹尼尔在工作的餐馆里被警方逮捕。


丹尼尔

对于杀人的事实,丹尼尔一开始是承认的,而且还带着警方去了一家巴士站的储物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装有猫砂的塑料桶,桶中藏的就是莫妮卡的颅骨和一些骨骼。


面对审问,丹尼尔交代莫妮卡死于1989年8月19日,那天他们吵了一架,他就把人拖到浴缸,捅杀并放血,做成所谓的“美食”享用。


这案子一曝光,丹尼尔的前妻就站出来证实,他以前确实会说一些残暴的疯话,她印象很深的就是他说斩首过一只狗,勒死过一个性工作者,用螺丝刀挖出过一名女性的眼球。


由于丹尼尔本身确实有些不正常,前妻就没有怀疑过,当莫妮卡的案子上庭审理后,她才意识到那些事不一定是假的。

相关报道

不过,丹尼尔很快就改了说法,他坚称人不是他杀的,他只是负责处理尸体而已,然后把责任推给了另一对租住在公寓里的情侣。


一听到指控,这对情侣就行使了第五修正案保持缄默的权利,警方认为他们与案子无关,当时就只揪住了丹尼尔一个人。


最后,案子经过9天的审理,丹尼尔于1991年2月22日被认定不用负刑事责任,因为他有精神病,所以只被判了强制接受治疗,关在一家精神病院里。(嗯,译者知道关在里面也不好受。)


丹尼尔


这些年,丹尼尔一直尝试申请出院,虽然他被认定没有危险性了,但院方觉得还是关着的好。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案发后有个女性友人到过莫妮卡的公寓,她亲眼看到了锅里正煮着莫妮卡的头。


对于为什么没有报警,这位友人解释:“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丹尼尔


言外之意就是丹尼尔的人生很痛苦,她觉得报警后会对他不利,不想他坐牢……


这样的解释看似荒谬,但世界确实如此,有很多人的思维都很奇特,一般人无法理解。


当然,我们也不需要去理解,重要的是要知道,喜欢拿狠话当笑话的人不一定是开玩笑,该远离就远离,爱抬杠和认为自己命硬的除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信息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