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我的爱人

圆形废墟之上  圆形废墟之上     2020-08-02      0

首页 > 头条

​​啊,见字如晤。展信佳。


从来没有给人写过信——毕竟,与那些人的交流甚至时常让我感到无交流的必要——更遑论手写。手写。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就凭着笔迹鉴定,我也可以进入回炉重造的议题。然而这种强烈的表达欲,又或是情感和愚蠢——一切非自然死亡、消结的根源——让我在此刻落笔,让我重生。那就热烈地活至毁灭。你都知道。


虽然答应过你不写一些事情,但是万一带到了,请你一定要给我电话。因为尽管我无法克制文字的喷涌,我却可以让它们消亡。多改几稿而已,无事、不麻烦。


我爱你。我读《百年孤独》,读到“不可抗拒的生命的洪流”,我想,在我已然经历几度轮回的人生中,我头一次成为了丽贝卡、阿玛兰妲,头一次成为了一切骨肉丰满、饱含爱欲的女性——啊,女性。多么熟悉又陌生的一个名词,女性。我爱你。只是我不愿意对你带来任何的压力,你只需要表达你自己。如果有,请享受爱的本身和情绪的汹涌。万一在某一日你突然意识到疲倦和爱的无必要,请告诉我。我甚至会先于你感受到情绪的消亡,毕竟从过往的人生经历中,我明白我无法爱一成不变的生活。后续我们会如何?我不知道。我很少说誓言,但我明白我永远不可能恨你、伤害你。无他,因为你给予我重生——重生之后的重生。这么多年以来,除却悲伤,我头一次感受到有如此强烈、深刻的情绪在我血管里奔流。我的心脏、我的躯体、我的生命——我的一切的一切。人都是有固定的思维模式的,就像傻逼擅长掉入逃避的怪圈,我们或许也会像之前一般再度经历分离,然后再度合二为一,然后再度分离………直至一方死亡,至此终结。你看,我已经预见到了最坏的结局。我爱你,没有任何对于未来的设想甚至是期待;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了结果的无关紧要。我爱你。我在这一瞬已经重生。


我已经很好地学会了如何爱人。在这里,我——我。我一直——其实是愈发——感谢你。有些事情即使已经被我封锁在记忆的深处,等待着时间将它们掩埋,但是它们已经成为我骨髓的一部分,在我血液里夜以继日地流动。它们与我的灵魂相合了。我无法不感谢你。至于这些记忆。我经历了无数的自我欺骗、麻痹、隐瞒至于斗争,最终直面了这个事实:我是那个最愚蠢、最狠毒、最不会爱人的人。我在这漫长的时间内数次陷入抑郁,因为我知道我有无法偿还的亏欠和爱。我能怎么做?我试图说那句对不起,但是这句话,同我对你造成的伤害相比,根本是不值一提的。我只能以当时来看似乎永远不会有尽头的痛苦进行自我惩罚,以永恒的布道进行赎罪。如果我没有再度遇见你,或许这样的痛苦将会伴随着我的一生;我应该的。我愿意在孤独中永恒。


如果将来事情向美满的方向发展,我不允许你因为我而做任何的规划。中国式教育倡导人要有“大局观”,且利用这一个词展开基于个人牺牲的宏大叙事。我对此感到深刻的厌恶。我认为,所谓的全局最优解是建立在个人最优解的基础上的。即,在这个先进、发达的社会,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能被找到。我不会允许你在个人牺牲的基础上寻求全局最优解。我不允许任何会让你承受真实伤害的个人妥协、退让。我知道我偿还不起,即使你的本意并不是为了我,这会折磨我一生。


但是请你理解,偶尔我可能会有类似于献祭的举动——你,不许,有任何负担。殉道者的行为是不基于对他人的情感的祈求的,必要的时候我会做。然而,我不会问你爱不爱我。我不需要你任何的勉为其难。你若在某一时刻感受到爱的汹涌,你爱;只是不可以以我的爱为你的爱的基础。我不屑于廉价。我不屑于为了交换你的爱而爱你——如果只是想要达成利益交换,大可以向我开口。我与任何人做交易。


我亦不会因爱生恨。如果你要杀我,第一刀让给你。第二刀亦然。你杀我,我很荣幸,因为我背负了永远无法偿还于你的罪恶,请你不用犹豫。


我不知道。我都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违反了寄信法。我现在不敢再往回看。我在纸上翻来覆去地写: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一切就再也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让洪流席卷我。让纯粹热烈一如既往。我的灵魂在暗无边际的沙漠里独行太久。我以自我残杀救赎我的罪责。我曾悲伤、苦厄、抑郁。我站在大地深处。我爱你。



此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信息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