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战役之南集团作战(九)

高平之战  高平之战     2019-09-11      0

首页 > 军事

​​      1979年2月21日18时30分,124师372团二营攻占高平外围316高地,至此,高平已被中国军队三面包围。

       当天18时,广州军区前指突然发来通报:越军852团已从班庄退守高平,并集结有几十辆坦克,连同851团,高平之敌约有2个多团。41军尚未到达,以42军1个多师单独发起攻击没有把握。令42军就地控制要点,待41军到达后再行攻击。

        

        广州军区前指的通报实际上是个误报。越军确实将班庄一带的852团调往高平,但主要是前往扣屯、安乐方向设防,主力并不在高平地区。而且在121师、123师卡断3号B公路之前,高平部分越军和地方机关已沿公路南撤。至于什么几十辆坦克,更是子虚乌有。42军停在高平城下,白白耽误了2天时间。

       22日和23日,南集团各部一面抢修工事,做进攻高平的准备,一面派出小分队积极出击,试探越军的抵抗力度,同时抢占城下的战术要点。如372团一营3连,就采取小群多路、交替掩护的灵活战法,边搜索边前进,击破小股越军防御,占领了高平城外的旧法国兵营。

我军在构筑工事我军在构筑工事

​       ......


原42军124师372团9连参战老兵赵伟成回忆:

 

        从2月21日下午占领小山头到2月24日下午4时,团命令我们连在占领的小高地上构筑防御工事,提防越军的反扑和突围。在我们连的防御阵地前面除了8连以外再也没有别的部队了,我们连的防御阵地是纵深防御的一部分,连命令我班在靠近公路的山腿构筑防御工事。

        一接到命令我就犯难了,因构筑工事所需要的器材在徒步穿插途中“轻装”时丢掉了,仅剩下一把小铁锹。无奈之下,我只好命令机枪手先抓紧时间按土工作业的要求迅速构筑机枪工事(土工作业的要求是:先卧后跪,再到立姿,挖好单人掩体后,再挖交通壕和其它掩体连接起来),其它人分别找一处隐蔽物,边休息边警戒,然后轮流构筑各自的工事。好在我们占领的小山头是座黄土山,土质也不是很坚硬,构筑工事的难度不是很大。全班通过整整一个晚上的努力,到第二天早上就将防御工事构筑完成了。

 

        在这三天没有发生战斗,但零星枪声不断。偶尔有被越军驱赶的华侨从公路上通过。因每个连队都有一个越语翻译,通过盘查或交谈就能够甑别出来。

        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以来我们还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也没有正儿八经吃过一顿饭,有这样的休整机会真是难得!记得这一天在阵地上遇见了本团拄着拐杖、面部负伤的向学华副团长(湖南省株洲市人,我在师教导队时的首长,彼此之间相当熟悉。)我跟向副团长开玩笑说,“我们没有饭吃。”向副团长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我,“我和你一样没饭吃,你找我,我找谁去?整个部队都没有吃饭!”说完就走了。

        我思量着向副团长的话,琢磨着怎样才能吃上饭。恰好我们的阵地下有一个小村庄,并且在我们的火力控制范围内。于是我吩咐副班长注意观察警戒,就带着三个战士摸进了小村庄。仔细搜索后,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而且在村民屋里还发现有米和蔬菜,便马上报告了在主阵地上的连长。

        连长带着8班和炊事班下到小村庄,命令在老百姓家里做饭,然后再拿回阵地上。过后还让炊事班清理打扫卫生,再叫翻译留下字条,并留下一些越币作为报酬(编者注:战前,我军给出境作战部队发了一定数额的越币,以备当部队补给供应不上时用来就地向越民购买粮食等物品。)这样,我们吃饭的问题也就得以部份解决了。

 

        不久,后勤也给我们补充了弹药,粮食和压缩饼干。这时候,大家吃压缩饼干都有些反胃了,谁也不愿意多拿,但丢掉又会挨批评,甚至会挨处分,我就偷偷挖了个坑将多余的一整桶压缩饼干埋在了地下。

        3天的休整时间较为充裕,我们体力恢复得很好,精力也非常的充沛,借此机会我们也为进攻高平作了充分的准备。3天的时间没有任何行动,对于作战来说是不太正常的,战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合围圈还没有形成,故而延缓到24日下午才向高平发起攻击。

通信兵在布设通信线路,为总攻做好准备通信兵在布设通信线路,为总攻做好准备

       ......


 原42军坦克团8连802车炮长文建新的回忆:

       

        从战事停下来以后,我们都有种轻松感,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快天黑时,我们把坦克尾部倒进了一个民房里面,前面部分再用砍来的大芭蕉叶盖在上面做伪装。

        

       这时,我们看见从山上下来一批被我军押着的越军俘虏,从我们面前经过。他们全部被用绳子捆住手而且还互相连在一起,男俘的眼被布蒙住。负责押送的步兵不时地用枪托打不肯走的男俘,女俘虏听话些,她们一身素黑衣着,个不高,头上戴着个越南斗笠,都是一头披肩长发,自觉的跟着走。她们还到处张望,但表情麻木。

       到了晚上,我们感到又饿又难受,因为一身好脏,好久没洗过澡了。在我们驻地旁边有一条小河沟,我和指导员(兼我车车长)商量着等天黑时去洗个澡。谁知到了河边,立刻闻到一股尸臭味和血腥味。这时才看到河边的死人还有死牛的尸体。

       我们只好随便的洗了ー下,水壶装满水后再放进消毒片。后来又看到小河对面有几座被烧毁的房屋还在冒着烟,有一群鸡在咯咯叫着找吃的。我和指导员拿着工作服扑过去,一下扑住了4只鸡。  

       我们在附近的菜地里搞来了蔬菜,早些时后勤送来了大米,食油和盐。我们宰了4只鸡,又在民房里煮了一大锅米饭,然后我车4个人美美地大吃了一顿,饭和菜居然还没吃完。我们笑着说,“不打仗还没这个口福,一餐吃四只鸡,一辈子还没这么吃过,现在死去也甘心了!”

        后来有几个步兵(他们晚上要守山头)经过我们车,看见我们这样大吃,口水都流出来了,他们向我们要些吃的带到山上。我们知道他们守山头辛苦,就每人装了一碗饭后,让他们把那一大锅饭全拿走。他们抬着锅,高兴地上山去了。


        从21日晚至28日,我们一直在魅但这里原地待命,再没有接到新的战斗命令。

待命期间,坦克兵在抓紧时间保养战车待命期间,坦克兵在抓紧时间保养战车

        ......


       42军在高平城下等待的同时,许世友和广州军区前指命令54军162师沿东溪上4号公路向高平开进,协助42军攻城;160师从念井方向出境,配属北集团41军在高平以北作战。

       当时162师从复和经靠松山、东溪上4号公路直奔高平,因为加强的车辆来不及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各团都是边步行边等车,随来随上。沿途路窄弯多,一路除了配属的运兵车辆外,又有大量的炮兵车辆、运输车辆、特种车辆,各单位向前开进的步兵分队也是人潮汹涌,整条道路不断拥挤堵塞,行军纵队时走时停。后来有人就戏称这一场面是“武装大游行”。好在越军没有出动空军来轰炸。不过,游行也罢,拥堵也罢,看过如此浩浩荡荡进军场面的人都清楚,高平战役胜负已定,最终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军的运输车队我军的运输车队

 ...... 


原54军162师486团直属高机连副连长黄德家的回忆: 

     

       1979年2月23日凌晨3时,我们连队撤出阵地,将高射机枪挂在牵引车上后加入团车队的行军开进序列,步兵营连均徒步开进。

        我们在从复和至东溪的19公里的崎岖山路上,看到了我们师步兵笫484团与越军奋战留下的痕迹。那地势之险要可真算得上险关重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然,牺牲是肯定有的:那几十米路下的深沟里,躺着两辆翻滚下去的坦克,坦克内的乘员即使不是光荣牺牲也一定受重伤。 

       23日上午,我们的行军车队在越南的东溪街头停了下来,那里当时还是陆军第42军124师(编者注:应该是126师,后由125师373团接防)在那里驻守。 。东溪街头每家每户的大门上,都由42军的哪个部队的政治部门写的封条贴在门上: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凡中国军人不准入内。

我军在越南民宅门上贴封条我军在越南民宅门上贴封条

       是哪个部队的政治部门写的封条我没有走近去细看。东溪街头的房屋完好无损,没有看到有战斗留下的痕迹。东溪街头朝高平方向的北头路旁边,翻滚着一辆从高平方向开过来的公共汽车,公共汽车上没有发现坐车的老百姓有伤亡的情形,东溪街头的老百姓都躲进深山里去了。

        我们的行军队伍在越南的东溪镇短暂停留后,继续向越南北部的最大城市高平市挺进。我们陆军第162师当天的目标是要赶到高平市近郊外的一个叫教维地区,再迂回穿插到高平市外围的西北侧对高平市进行包抄,为第二天即1979年2月24日进攻高平市的总攻做好战斗准备。


        从越南的东溪沿四号公路北上的地型非常的险要,特别是从东溪往北走数公里后有一座高山,四号公路就从山下的隧道中通过,隧道外有激战留下的痕迹,隧道外的山上和两侧现在都有我们的友军在那里驻守。

      “援军来了!”当防守的友军看到我们的行军队列还有各种装备车辆源源不断的向高平方向进发时,他们兴奋地喊着,脸上流露出激动的神情,用兴奋的笑脸目送着我们通过。我们没有来得及询问这隧道叫什么名称,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嫩金山口和“弄梅隧道”。我们的行军车队从这条隧道通过时每个人心里都感慨万分,很是佩服友军的骁勇善战。

        在隧道往北不远处的狭窄的盘山公路上,有几段公路已被越军炸毁,山体都垮踏下来了。越军明显企图在此迟滞我军向高平开进的速度,我们从友军临时抢修的通道上通过。

        2月23日夜晚,在我们通往高平公路右侧的山坡上,看见有几处熊熊燃烧的大火把天空都映红了。听说那是袭扰我军行军纵队的越军据点,被我军喷火器喷出的烈火点燃,当然,在这样熊熊燃烧的烈火中顽抗的越军生还的机率很小。


       进攻高平的时间定在2月24日,要求我们162师必须在天亮前赶到高平外围的教维地区,再往西北徒步穿插迂回包围高平市。哪个部队能攻克这座城池也就意味着将为这支部队的军旗增光添彩,听说,主攻越南高平市的任务是广州军区“前指”有意留给42军第124师的,其它任何参战部队不得任意抢功。

       我军参加合围高平方向之越军究竟用了多少部队,当时我们并不清楚。只看见这支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滚滚铁流象潮水般的涌向高平。

       4号公路两旁尽是茂密的灌木丛林,差不多都有四五公尺高,纵有千军万马,若是一声令下命其疏散荫蔽到公路两旁的灌木林里,立刻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的先头部队还要不时的停下来对躲藏在灌木林里袭扰我们的小股越军进行清剿,边走边打,再加上步兵是徒步开进,所以,整个部队的行军速度格外缓慢。尽管是昼夜兼程,我们的车队在2月24日早上才赶到目的地。


       2月23日一整天,我们的车队跟随在我们团的大部队后面向高平方向缓慢开进。当天上午的太阳很大,天气格外闷热。我们的牵引车是南京汽车制造厂仿制的苏嘎斯63式的那种牵引车,这种牵引汽车质量太差。炎炎烈日之下,我们的牵引汽车也跟着“中署”:每跑出几百米后汽车的气缸就会开锅,一开锅就得停下来等一会儿让气缸冷却后再赶路。值得庆幸的是步兵分队是徒步开进,整个行军队列的速度都很慢,所以我们连队的车辆才没有掉队!

这就是当时我军使用的仿苏“嘎斯”车,南京“跃进”130卡车这就是当时我军使用的仿苏“嘎斯”车,南京“跃进”130卡车

        我军的进攻部队在源源不断的向高平方向进发,整条由越南东溪通往高平的四号公路上铁流滚滚,坦克、装甲车、炮车编队,以及徒步行军的步兵分队加上支前民工都一起往高平方向源源不断地涌去。正象时任中国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将军战后所作的评述:这是一次对越武装大示威!


        封面图:162师向高平开进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信息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