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一体战:埃叙联军一手好牌被打烂,以军拼命突击反转命运

红警OL手游  红警OL手游     2019-11-30      0

首页 > 军事

​​《讲武堂》与《红警OL》联合推出隐身战机系列军事科普文章,解读未来空战的战争密码。

空地一体战

埃叙联军一手好牌被打烂,以军拼命突击反转命运

如果说海湾战争是揭开新时代空地一体战争的序幕,那么拉下旧时代战争帷幕的应该是1973年10月6日至10月26日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


不同于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一边倒优势力量吊打伊拉克军队,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无论是以色列还是由埃及和叙利亚组成的阿拉伯联军,都应用了多种谋略,也展现出了很强的作战素养,特别是都高度注重空地一体联合作战方式,可以说是现代空地一体战的前传。


只是,埃叙联军的保守式空地一体作战在面对战局变化时显得呆板、低效,坐失战争初期取得的局部制空权和战场主动权;而以军积极主动地发起空中战役,策应地面战场的战局发展,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

图:第四次中东战争是一场烈度强度都非常大的战争,空地一体作战样式在战争全过程中体现得很充分。


冷战时代最激烈的局部战争之一

第四次中东战争又称赎罪日战争、斋月战争、十月战争。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联军经过周密准备,借以色列人过赎罪日的时机对以实施突袭和两线夹击,分别攻击六年前被以色列占领的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


埃、叙联军首战告捷,使阿拉伯的民心士气为之大振,埃军强渡苏伊士运河之役更是显示出诸军兵种协同作战的威力。埃军工兵使用高压水龙将以色列在岸边构建的沙墙冲出一条条可以确保坦克前进的缺口,在战争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地面作战前,埃及空军出动大机群,突击了以军3个前线机场和12个地空导弹阵地及部分雷达阵地,一扫空中威胁,为地面作战顺利推进提供有力的空中保障。

图:埃及军队在空军掩护下强渡苏伊士运河,并在对面以军构筑的沙墙上用高压水枪冲出一条坦克行驶的道路。


作为本次战争的最大战术特点,埃军更是依托萨姆-2、萨姆-3、萨姆-6、萨姆-7型等防空导弹组成的防空体系,构建起了跟随野战部队前进的防空圈,使得进入火力网的以色列空军遭到迎头痛击。

开战当天以色列空军起飞430架次战机突袭埃及军队,但被击落30架,战损率达到7%,远远高于二战以后战斗轰炸机2.7%的平均战损率以及5%的最高战损率。埃及的以地制空方式,使得以军战机数日内不敢进入运河空域。


但是此后,埃叙联军的空中力量却和地面部队一样困守不前,满足于现有战果,让以色列人缓过了劲头。


图:埃及军队装备有大量先进的SA-6地空导弹系统,这种野战防空系统击落了大量以色列战斗机。


受到突然袭击的以色列,通过全国总动员,先北后西,先打实力弱的叙利亚,再对埃及动手,重点用兵,化被动为主动,最终向苏伊士运河西岸进行了大纵深突击。


在西线战争中,埃及和以色列双方投入的坦克、火炮、飞机、导弹等数量达到冷战时期局部战争的顶峰,仅14日一天内两军就展开了1800辆坦克参与的大会战,空中双方战机你来我往遮天蔽日,为地面部队提供有效掩护,并打击对方坦克装甲车辆。


随后,奉行主动进攻策略的以色列空军开始有步骤地打击阿拉伯人的地面部队、防空阵地、甚至空袭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战况迅速逆转,至第二周,叙利亚军队不得不退出戈兰高地。而在西奈半岛,以军更是穿插进攻,甚至越过了苏伊士运河(原来的停火线),直到联合国停火令生效为止。


图:激烈的坦克大会战,一辆埃及军队的T-55中型坦克和一辆以色列陆军的M60A1主战坦克残骸,两者靠得如此之近可见当时坦克战的激烈程度。


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交战的阿以双方争夺战场制空权的斗争异常激烈,并以埃叙联军先胜后败、以色列空军先败后胜为显著特征。其中的经验教训,对于全面深刻地认识制空权理念、陆空多兵种联合、空地一体作战手段和方法等问题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图:以色列空军的“幻影”Ⅲ战斗机,由于以军飞行员素质非常高,因此在对空作战中取得了众多战果。


以地制空:保守的埃叙联军空地一体战

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埃叙联军的空中力量比较重视的是对地面部队的空中掩护。其中,埃叙军队运用地空导弹和高炮分别在西奈半岛战线与戈兰高地战线之地面部队的进攻地域上空,构成了绵密的防空火力网,曾经多次挫败、威胁、干扰以空军对己方地面部队的突击行动,掩护地面进攻的实施。


这种以地制空的方式一度取得重大战果,首日即击落以机30余架,一周内击落80架以军战机,给以空军的有生力量造成前所未有的惨重损失。


要知道,埃叙联军拥有作战飞机1000余架,而以军仅有400余架,一周下来1/5的战斗机就被阿拉伯人的防空导弹击落了,对其战争潜力造成重创。埃叙联军不但控制了两条战线的空域,有效掩护了地面部队的进攻行动,客观上又为巩固和扩大制空权创造了有利条件。


图:埃及空军的苏-7战斗轰炸机,是对地攻击的主力。


但是,埃叙联军在防守有加的同时却缺乏空中作战的主动性,其空中力量不重视主动打击、削弱以空军的有生力量,除了开战之初的大规模突袭外,此后再也没有像样的空中进攻战役。


即使是开战前对以色列3座空军基地的突袭,也只是破坏了这3个机场的跑道,却未能摧毁一架以军战机,也未能按预期计划在次日黎明前压制住以空军。因此在开战26分钟后,以军凭借高效的工程能力完成了对受损跑道的修复,机群得以大规模出动。


同时,埃叙空军航空兵还都主动回避与以色列空军的空战,在战争初期和中期仅在遂行支援作战的过程中与以色列战斗机进行了小规模的遭遇战,没有主动寻歼以军空中力量。


图:一架埃及空军的米格-17战斗机掠过以色列M113装甲输送车上空,由于该机对地攻击能力较弱,以军士兵并没有当一回事。


埃叙两军的空地一体战方式,具有消极性、单一性和绝对从属于地面作战的依附性。这种战法实际上潜藏着深层危机,阿拉伯空军属于防御作战范畴的掩护作战,在获取战机、选择战场和选择作战时机等三个方面均不具有主动权,反要取决于对手,在联合战役中又受制于地面作战进程,因此它的制空效力是非常有限的。


在战争前期,埃叙两军地面进攻发展迅猛,强劲的进攻锐势波及到空中战场,暂时掩盖了上述缺陷,掩护作战因此才取得了重大战果。但内在的缺陷决定了它不能主动、独立地继续保持和扩大战果。其取得的局部制空权虽然保证地面部队在初期进攻顺利,但地面部队也始终面临着一旦脱离“导弹保护伞”即遭以空军打击的威胁而失去了行动自由。


到了战争中后期,地面战局趋于稳定,埃叙空军掩护作战的被动性弊端更是暴露无遗,以空军进攻作战的主动性优势则体现得淋漓尽致。最后两周时间,阿空军损失飞机300余架及数十个地空导弹阵地,以空军仅损失飞机30架,制空权被以空军牢牢掌握。


图:离开防空圈的埃及装甲部队被以色列空军狂轰滥炸。


空军自主:积极主动的以色列空地一体战

与保守的阿拉伯人相比,以军的作战态度恰恰相反。以色列空军把战场制空权理解为一种能全面影响战役进程的总体态势,在保障地面部队空中安全基础上,着力削弱敌空中作战和对空作战的有生力量,从根本上消除或减轻敌方的空中(对空)威胁,因此积极对埃叙联军地面防空力量、机场进行打击,并屡屡展开主动空战,消灭阿拉伯人的空中力量。


图:以色列空军“幻影”Ⅲ战斗机发射火箭弹攻击埃及的野战机场。


第四次中东战争争夺制空权斗争与地面作战之间有着很强的时节关联性。


战争初期,阿军地面部队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发起猛攻,以军地面防御全线告危,以空军不得不违反“首先夺取制空权”的信条,将其基本力量用于直接支援坚守防御的地面部队,迟滞阿军进攻。危急之中,以空军甚至一度限制飞行员突击敌地空导弹阵地和进行空战,要求全力突击敌地面作战配系,保证以军防线不被阿拉伯人冲破。


图:战争初期大量以色列地面部队被歼灭,这是被击毁的以军AXM-13轻型坦克。


由于战争初期以色列空军没有制空权,在执行对地攻击作战中损失极为惨重。但是,10月8日,西线埃军在达到第一阶段进攻顶点后停止了大规模进攻,转入巩固阵地。而北线以军首批预备队到达,叙利亚军队的攻势趋缓,以空军面临的压力也随之缓解下来,得以摆脱了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遂行支援作战的窘境,开始集中突击埃及和叙利亚军队的机场和地空导弹阵地,甚至展开了战略轰炸,同时其损失大幅度下降,空中态势逐渐发生逆转。


图:被击毁的以色列M60A1主战坦克,以军坦克很大比例是被对方的单兵反坦克导弹击毁的。


在以军反攻之前,埃叙空军航空兵均采取“避战自保”方针,将主力用于保护后方和隐蔽待机,仅出动少量兵力遂行支援作战,并采取“打了就跑”战术,避免与以机空战。


但在战争中期以军发动北线反攻、在战争后期发动西线反攻之后,两国空军航空兵都被迫大量出动与以机空战,结果遭受惨重损失。其中埃空军在最后一周出动了2500架次,与以机连续进行了18次大规模空战,被击落飞机上百架。


到了战争后期,以色列空军全程支援地面部队东渡苏伊士运河遂行战役反击,与埃空军飞机连续空战。同时,地面部队也对埃军部署在运河附近的地空导弹基地展开攻击,为空军支援扫清防空障碍。在空地相互配合中,以色列军队反败为胜直捣黄龙。


图:以色列“幻影”Ⅲ战斗机击落埃及空军米格-19战斗机。


如果埃叙空军坚持“拼消耗”,结局会两样

从第四次中东战争所展现出的空地一体战中,我们可以看出现代空地一体作战的雏形,有别于过去先争夺制空权再进行地面作战的老模式,无论是以色列空军还是埃及、叙利亚空军都将空中作战纳入战争的全过程,甚至在战局窘迫的时候以色列空军在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仍然果断出动,最大限度开展对地攻击行动,以迟滞对以色列军队威胁更大的埃叙两军装甲集群的进攻。


以色列空军这种敢打硬拼的方式是埃叙两军所没有的。其实,和争夺地面战场主动权一样,争夺制空权的过程实质上就是改变双方空军力量对比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将敌空军力量削弱至其不能出动的程度或不敢出动的程度,就等于夺得了制空权。只要一次给敌造成较高强度的损失或一段时间内连续给敌造成中强度以上的损失,使其损失超过或接近承受临界点,就可迫使敌大大降低出动强度而达成夺得制空权的目的。


图:被以军空袭机场后炸毁的埃及运输机。


以色列是个小国,军队数量少。在空军方面,仅拥有作战飞机400余架,且基本依靠外国提供,没有自给能力,可以说对装备损失的承受力是较低的。埃及和叙利亚空军的作战飞机总数有1000余架,对装备损失的承受力相应地要高于以方。虽然埃及和叙利亚飞行员的素质可能不及以色列空军,但如果和地面防空部队配合,特别是将可机动部署的SA-6、SA-7防空导弹伴随装甲部队前出作战,而不是死守苏伊士运河一线,可以使以地制空的防空圈进一步前移,这样让以色列空军遭受无法承受的损失不是不可实现的目标。


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初期,阿军实际上已接近了这个目标,以军统帅部不得不一度禁止飞机进入埃及军队和叙利亚军队的防空火力范围,中止空中支援。此时如果埃叙空军敢于发挥数量优势与其“拼消耗”,使以空军的损失越过临界点不是没有可能。但埃叙利两军却不敢、也不愿做这样的选择,坐待良机丧失,最后输掉了战争。


图:以军M50“超级谢尔曼”中型坦克驶过一辆被空袭击毁的埃及军队T-55中型坦克。


图:一架以色列空军战斗轰炸机飞过一队以色列“百夫长”主战坦克队列,空地一体作战的雏形已经形成。


由上可以看出:

第一,消灭敌人和保存自己这两个方面既是统一的,又是矛盾的,很多时候不可兼得。此时应敢于以必要的损失换取敌人的损失。


第二,从力量对比的角度看,赢得战争胜利的根本环节是敌损失超过临界点而我损失未超过临界点。也就是说,如果我方的损失承受力超过敌,即使我方损失超过敌,也有可能战而胜之。


第三,在我不占质量优势而占数量优势的情况下,敢于与敌“拼消耗”,甚至不惜承受比敌更大的损失,可以成为夺取制空权斗争的一个选择。将敌人空军逼出战场,将是空地一体战中需要达到的关键目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信息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