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龙凤宝钗缘》的爱情片段

梁羽生家园  梁羽生家园     2019-10-10      0

首页 > 电影

​​       作者:天山游龙


       一直以来,梁书中偏爱《龙凤宝钗缘》。十余年来,在我心目中,梁老的作品或许不是最出色的武侠作品,但梁老的爱情描写绝对是最出色的武侠描写。煌煌的梁著大作中,描写的经典爱情故事,可谓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而其中最让我动心的,不是如练霓裳与卓一航、金世遗与厉胜男般惊天动地的爱情悲剧,甚至也不是如张丹枫与云蕾般磨难不断,几度绝望的曲折历程,我偏爱的爱情故事却是如《龙凤宝钗缘》那般富于生活气息的温馨爱情,试读书中小儿女纯真的爱、忘我的爱,其间虽不排除有过误会、猜忌分手,结局却无一例外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爱情。

    当然有人会诟病作者的“拉郎配”,但真心觉得“拉郎配”也没有什么不好,或许天性中喜欢的是团圆而不是分离,追求的是爱人之间携手慢慢变老,因此如《龙凤宝钗缘》结局一对对小儿女的最终牵手,是我最乐于见到的。


    喜欢《龙凤宝钗缘》的爱情故事,不仅仅在于美好的结局,更在于书中那一段段普通却又不普通,平常却又动人的经典片段,在此试就书中的“史若梅女扮男装觅夫郎”的片段略作解读。自梁山伯与祝英台殉于爱情,双双化蝶的千古爱情绝唱之后,“女扮男装”寻觅爱情的故事在小说、剧本里一演再演,武侠小说里面也不例外,最让人熟悉的莫过于《射雕英雄传》的黄蓉、《萍踪侠影录》的云蕾,都是在女扮男装走江湖中书写一段经典的爱情故事,特别是《萍踪侠影录》中,那句“小兄弟”打动过多少人的心。在我看来,同样的“女扮男装”桥段在《龙凤宝钗缘》所演绎的经典爱情片段不仅不逊色于前两者,甚至更为精彩动人。

小议《龙凤宝钗缘》的爱情片段


    《龙凤宝钗缘》开篇词首句“乱世姻缘多阻滞”,道出了梁老有意为这段作为全书主题的爱情故事设置一些障碍。于是有了开头段克邪持龙钗求亲,史若梅不知晓身世,双方第一次发生误会的障碍,也开启了明白身世后的史若梅女扮男装,找寻夫婿的爱情故事。同样的片段在传统的小说、剧本中多次出现,最常见的片段莫过于寻夫途中,被某位小姐误认为男子而爱上,结局不外是“二美归一夫”和“移花接木”,为爱上自己的小姐另牵一段姻缘,如《萍踪侠影录》的云蕾撮合石翠凤与周山民。


    《龙凤宝钗缘》的“女扮男装”片段同上述既相似也不相似,相似如途中被另一不明真相的小姐所爱上,不同的却是其间牵涉到的人物远比同类桥段要复杂得多,仔细数数,一段“女扮男装”历程,期间撩拨起的是六个人的心弦,单就涉及人物来说,在同类的片段中已是罕见,本书中梁老以感性细腻的笔调,生动地表现了六颗被撩拨起的心弦,足让人为之回味再三。


    潞州薛嵩府里、魏博田承嗣府中,史若梅、段克邪两度误会。女扮男装上金鸡岭寻找未婚夫的史若梅,之后引发了史若梅误会段克邪与吕鸿秋的关系,段克邪误会史若梅为奸细,史若梅遇险为独孤宇所救,史若梅在独孤宇家中养伤令得独孤莹深深爱慕,独孤宇竟也心生倾慕,段克邪心生误会;史若梅留书出走后,独孤兄妹外出再遇史朝英、段克邪,长安城中的各人找到心爱的人的大圆满。期间段克邪、史若梅、吕鸿秋、独孤宇、独孤莹、史朝英都牵涉其中,每个人心中或欢喜、或猜疑、或相念、或心伤,更多的是各种情感交织一起,特别是将少男、少女恋爱期间各种小心眼淋漓尽致表现出来。


    (金鸡岭上,史若梅,段克邪,吕鸿秋)

    史若梅:猜疑(段克邪和吕鸿秋双双而来)—吃醋(两人形状亲热,旁人的议论)—口中嘴硬而心里不安(他要是变了心我也不希罕他,克邪与她一路同行,不知是否已曾给她摄了魂、勾了魄)—担心(段克邪与牟世杰比武)—生气(段克邪与吕鸿秋的过份亲热)—气愤(吕鸿秋骂她奸细)—愤怒(好呀,段克邪,你杀了我吧!)—离去(段克邪,你好!好,我就让你们称心如意,从今之后,再也不要见你这无义之人!)。

    段克邪:惊讶(你,你是──)—发火(她是潞州节度使薛嵩的大小姐,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的好媳妇)—犹疑(是否向史若梅出手,之后又阻挡吕鸿秋)—再发火(她是节度使的女儿,我配不上)—委屈(你想想,她一心一意向着田家,这样对我,我还能认她作妻子么)—羞愧认错(我把她找回来,向她赔罪。只是──)

    吕鸿秋:拉段克邪一起洗脸—要段克邪出手—自行离去(心里满不是味儿,但也尽力平息下来)。

小议《龙凤宝钗缘》的爱情片段


    (独孤宇家,史若梅,独孤宇,独孤莹,段克邪)

    史若梅:又气又爱(心中生气,但是听到旁人夸奖又会高兴)—醋意未消(吕鸿春虽然还算不错,他的妹妹可是个难于相处的人)—气愤未消(冷面如霜,正眼也不瞧他一眼,拂袖便行)—气走段克邪—更增思念。

    段克邪:想陪罪和解却表达不当—生气史若梅未当众说明真相—猜疑(独孤宇与史若梅的关系)—吃醋心酸(索性离去)

    独孤莹:心动(相处甚欢)—吃醋(怀疑史若梅与聂隐娘有私情)—欢喜(聂隐娘与牟世杰的关系)—心急(独孤宇怀疑史若梅是女子)—倾心(拒绝吕鸿春)—梦中思念。

    独孤宇:救助(侠义之心)—怀疑(史若梅的剑法)—倾慕(恨不得史若梅是女子)。

    史若梅对独孤宇兄妹:感激—不安而难以自处—夹杂几分好玩(本来还想逗她一逗,说是自己与聂隐娘订有婚嫁之约)—难以言明的真相。


    (长安途中,段克邪,史朝英,独孤宇,独孤莹)

    独孤宇兄妹:见面动手(为史若梅)—怀疑又释疑(误认史朝英为史若梅)—震惊(段克邪身份)—疑惑不已,仍存希望

    段克邪:惊奇却又暗暗欢喜(史若梅未与独孤宇一起)—伤心(史若梅仍然恨他)—茫然却又看到希望(史若梅原来还想着他)

    史朝英:好奇(段克邪的感情)—伤心(段克邪心中早已有人)


    (英雄大会,段克邪、史若梅、独孤宇、独孤莹,吕鸿春,吕鸿秋)

    真相大白,皆大欢喜,没耐心再分析了,偷一偷懒,整段摘录下来:

独孤莹嗔道:“史姐姐,你骗得我好苦!”想起自己雌雄莫辨,空惹相思,不禁哑然失笑,满面通红。史若梅仍用男子的腔调,行男子之礼,一揖笑道:“姑娘休怪,大哥特来给你赔罪了!”独孤莹笑得直打跌,说道:“不害臊,还想假冒男子吗?我倒想仍把你当作大哥,只可惜有人不依呢。”回过头来,又对段克邪笑道:“说起来,我也该向你赔罪。只怪我不知道你就是史大哥的未婚夫,多有冒犯了。”她说惯了口,一不留神,又把“史大哥”三字说了出来,众人听得“史大哥的未婚夫”这一句话,哈哈大笑。


  段克邪道:“我也该向你们兄妹赔罪。”独孤莹道:“段小侠,赔罪那是不必了。只望你今后可要好好待我史姐姐。你只能有一个史姑娘,可别要三心二意了。”话中暗点前几日在路上遇见段克邪与史朝英之事,段克邪笑道:“若梅多了你这位妹妹帮她,我哪还敢对她不好。”


  吕家兄妹也上来和段克邪见过了,独孤字故意靠近吕鸿秋,与她并肩而立,笑道:“鸿秋,你和史姑娘的误会也可以消除了。妹妹,你知不知道,不单是你受了史姑娘的骗,吕家姐姐也曾把史姑娘当作男子呢。”独孤莹道:“哦,有这样的事么,吕姐姐可还没有对我说过。”吕鸿秋笑道:“日后我再给你说我在金鸡岭闹的笑话。史姑娘,你还怪我莽撞么?”独孤宇是有意作出和吕鸿秋亲热的,段克邪看在眼内,心中疑虑尽消,“原来这独孤宇也早已有了意中人了。我这几个月来,胡乱思疑,真是自讨苦吃。”吕鸿秋对独孤宇本来也有几分意思,如今见独孤宇说话的口气,显然已把她当作“自己人”看待了,心中也不觉甜丝丝的,又是得意,又是害羞。   

小议《龙凤宝钗缘》的爱情片段


       同类小说、剧本中,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感到开心,没有过不了的事,一番风雨过后,总会迎来阳光。一系列人物中,最打动我的其实不是段克邪、史若梅这一双男女主角,反而是独孤宇。人长得帅,武功也不错(虽然不如段克邪),江湖经验丰富,热心助人,家里也布置得漂亮,经济实力应该不错。综合衡量,除了武功和江湖名望不如段克邪外,其它条件无不胜出,如果史若梅选择了他,倒也是很好的依靠。相比之下,段克邪显得太过稚嫩了些,别的且不说,连最后的心结都是独孤宇不动声色替他开解的。当然用现在的话说,段克邪是潜力股,前途未可限量,但要说过日子,觉得独孤宇还是更好一些。


    记得当年读《龙凤》至独孤兄妹书房对话这一章节“话虽如此,但在外面偷听的史若梅,也感到他的语气之中实在是恨不得她是个女子。”心中真有点希望史若梅选择的是独孤宇,段克邪索性大方一点,把龙钗送给独孤宇得了。另一方面段克邪与吕鸿秋未必也不适合,与史若梅相比,吕鸿秋更为成熟,更能够在人生道路提点段克邪,可惜的是书名已把主题说明,龙凤宝钗定下的良缘神圣地位不容动摇,梁老内心还是蛮传统的,一切还是按步就班,尽管结局也还好吧。


    《龙凤宝钗缘》的爱情描写还有许多值得称道之处,聂隐娘、牟世杰、史朝英、方辟符的爱情写得另一番味道,不过目前写不出什么了。


    最后《慧剑心魔》中,最让我生气的是梁老安排独孤宇与刘振一同图谋王伯通遗下的宝物,大大损坏了独孤宇的美好形象,就为了这一点,我对《慧剑心魔》的评价很低;不过也有让我开心的一点是段克邪婚后很听史若梅的话。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信息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