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拐》:正义有时候会迟到,但终究不能缺席

云飞扬2046  云飞扬2046     2020-11-12      0

首页 > 电影

​​11月20日是国家儿童日,也是电影《天下无拐》的公映日。熊相仔编剧、张鑫导演的《天下无拐》,是高度聚焦于打拐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故事主题具有强烈的社会焦灼感,观众可以非常容易的代入那些孩子被拐走的父母心境之中。《天下无拐》与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彭三源导演的《失孤》可以组成“当代打拐电影三部曲”,复合呈现公安侦破、自力救济的多重手段。对于中国人来说,孩子代表着家庭的未来。拐卖儿童,意味着悍然掐断明天和梦想,这是现实世界最大的噩梦。愿“天下无拐”,还世界太平,朗朗乾坤各自安好。

 

拐卖儿童属于重度刑事犯罪,对此社会各界都一清二楚,即便犯罪分子也认识到位。2020年的中国,已经进入信息化社会,拐卖儿童的社会乱象已经几乎绝迹,然而在多年以前,这并非如此。《天下无拐》对具有鲜明时代暴行的呈现,既是对犯罪分子的鞭笞,也是提醒家长时刻要注意看管好自己的孩子。任何时代,都不可能消弭一切罪行,无论技术如何发达。国内有一些人希望通过孩子来完成传宗接代,拐卖儿童的犯罪链条就有足够的动力。而国际上迄今依然有暗网交易,包括但不限于儿童、妇女、毒品、军火等。《天下无拐》里的犯罪团伙,显然并非只限于一种犯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一定要严厉打击、及时铲除。《天下无拐》没有某些境外电影对于犯罪者的“美学表达”,他们已然践踏法律和人性,就不需要警察和观众、受害者去思考他们的动机、欲望。

 

吕良伟饰演的警官高峰,他作为本片侦查力量的警方力量的代表,本身也是一个家长,而且他的儿子高小强也是犯罪集团的目标。一贯坚持正义的高峰,被犯罪团伙的主导者认定为深仇大恨。电影一开始在游乐场所被顺手牵羊的妞妞,则成为被附带伤害者,因此可以判定犯罪者的目标并不固定。妞妞的父母,在遽然打击之下,那种懊悔不已与疯狂追索,观众在银幕之外都能有深刻的共情。

 

纪实风格的剧情片《天下无拐》,将镜头垂直对准孩子被拐卖的全过程,被盯梢、选定,家长被干扰、孩子被拐走,诱骗上车、药物迷倒,千里转移、庄园藏匿,犯罪团伙的狡猾与缜密可以说是一体两面,当家长发现之后惶惶然找寻再报警,往往第一时间已经失去。《天下无拐》又从警察办案的程序,尤其是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的精准社会化发送,来铺陈大海捞针的难度。妞妞的父母满中国的寻觅,与《亲爱的》剧情同构,尤其让观众揪心和遗憾的是,明明是妞妞妈妈找到了线索,但是十来个被解救的孩子就是“没有妞妞”,这份绝望指数可以说是无法与人道也。人心向背是人类社会正常发展的基础秩序,当《天下无拐》进程到高小强也被拐跑之后,正邪之间的总解决必须要有了断。

 

正义有时候会迟到,但终究不能缺席。《天下无拐》的叙述与伦理,充满正义的弧光,高峰代表着法制,妞妞的父母则是普通人的人性张力。当高峰也成为被拐孩子的家长之时,他选择的勇于直面、勇于胜利,不是超级英雄的顾盼神飞,而是长久以来父子默契和互信,越遇到“既是警察又是父亲”的困境,越要更加冷静的处理,这是时代践行者的舒展,观众看到了他经受住了父亲和警察的双重身份的考验,他没有退却的选项,当然也绝不能莽撞。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信息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