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走在月光里,也没有彼此回望一下

  • 陸依麓
  • 2022-09-15 08:51:34
“两个人走在月光里,也没有彼此回望一下。那是真的缘份散尽了吧。”

其实这是我小说的结尾。并不悲伤的命,各有各的路而已。灵感来一点就录音,再翻译成文字,有时候一段话要折腾四五遍六七遍,虽然艰难,终于结尾了,松一口气,想生了一个孩子似的。感觉自己的命也随之轻又轻。

因为喜欢写,所以生活中,我没有喜欢的明星偶像。会在某个电视剧里沉溺某个喜欢的剧中人,但是现实中,扮演者我并不会沉溺。久经剧场,一部接一部的去演绎,演员早已经脱离了本身。

月亮只胖了一两夜,慢慢地,一夜一夜瘦下去。

难过的时候就不想说话,不快乐的时候就任由自己不快乐一会儿,自由地喜怒哀乐,多好。反正好的隔壁住着不好,肉体不能自由的时候,精神爱谁谁,爱咋地咋地。

夏天就光顾着热了,台风都扎堆挤在了秋天,“梅花”,名字多动人,愿您傲寒,疏疏地开几级风花就可以了。

关于我的抱抱和六只猫囡囡,邻居老奶奶们早已经颇为照顾,孩子们,咱们茁壮成长哈,

下个月开始,如果命允许,准备连载小说,一天一个篇章。喜欢的可以瞥一眼,不喜欢的咱们就绕道,网那么大,爱上哪就上哪,要快乐上线。

新配的眼镜真不错,但是想想上一个月熬夜熬夜写文字,把眼睛用爆了,乖,咱们省着点用哈。

小半生了,没穿过高跟鞋超短裙,紧的衣服更排斥,总觉得紧身衣像张蛇皮,裹在身上,哪哪都不得劲。

168的傻大个儿,布衣布裤布鞋子,松松垮垮,旧旧飒飒,我的活着不为好看,怎么舒服怎么来。

小时八月半有桩趣事,如今想起来蜜滋滋,是和酒有关呗。

上学那会都住校,难得放假周末啥的回家打打牙祭。话说八月十五刘爸欢喜弄两瓶桂花酒,我依稀记得是北京葡萄酒厂中华牌桂花陈酿。那些年份山东没有桂花,都是书本子里嗅嗅,文艺花嘛,小文艺女生都比较馋。刘爸提前一周就会买了这桂花酿摆在大方桌上,我是得空就摸来摸去,想拔开塞子偷一口尝尝,又不敢。

中秋节当晚刘爸掌勺,妈打手,我和弟弟拾掇卫生,摘菜叶子。

说来也怪,那几年中秋夜特别晴朗,月也润也圆。大方桌抬出来摆在院子当中,菜捧上,月饼四个一大盘,刘爸得先垫垫,也就是夹点菜啥的先给祖宗吃吃,然后小辈再动筷子。

一番弄好,刘爸说开吃。弟弟迫不及待夹红夹绿,我倒是还没动筷子,啥,对了,我惦记那瓶桂花酒。

真是香呀,一年除了除夕,也就中秋刘爸放话可以喝一点,我嗖嗖嗖连喝了三杯,舔舔舌头,吧嗒吧嗒嘴,又甜又香,过瘾。

可谁知有后劲呀。

院子里是有棵大芙蓉花的,也就是粉色团子月季。月亮浮上来,亮盈盈,花影疏疏绰绰的,我迷迷朦朦走到花影窟里坐下,还哼起小曲子。可把刘爸妈妈他们乐坏了,这小闺女,这小闺女,学起醉花荫喽。

我弟净顾着吃,吃饱了撒泡尿,看他的动画片儿去。我坐在花荫里摇头晃脑不肯歇,嘿,如今寻思寻思真是有趣。莫不是那时候我就失了花魂?这么些年来跌跌撞撞,花里来草里去的。找到没,我倒是愿意永远这么失着。

失着,我就会不停,不停地找。

叨叨了这么多,其实我想家了。写归写,您不必共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轨迹,每个人的命都不同,愿您快乐,也愿我偶尔忧伤。
“两个人走在月光里,也没有彼此回望一下